姣好的面容,無趣的靈魂,也許只能享受片刻歡愉。平庸的外在,有趣的靈魂,則讓人提不起興趣繼續探索。